如何用文言文写外国童话故事?

时间:2016-05-12 15:57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 点击:

-

书生安某,余少时友也,尝同窗数载。经年不第,而嗜于志怪轶事,为乡人所哂,或嘲曰「一生皆白活」,是以自号「徒生」。

余适逢归乡,故把酒剪烛,一席夜话,皆录于此,名曰《安徒生志异》。

鲛美人

安生曰:

王生,字子度,苏州人,神采俊朗,少年聪慧,十二入泮,家有余庆。尝游于海上,行船遇风,同行皆溺死其半。唯王子度独坠水中,浮沉不醒间,忽为人所救,因而得免。
王生既苏,但见华盖冉冉,拜谢问之,自言乃林布政使之女,路经此地,见王生卧于滩涂,遣人救之。言谈间笑容可掬,清雅脱俗。王生注目不移,感怀其恩,更觉不能自己,自此归家,神魂丧失,终日睡卧榻上,长吁短叹。
母忧,抚而问由,王生俱实以告。
母虑其病,急为议姻。
林女归家,亦嗟叹不已,更益消瘦。林母问于左右,知其身患相思。
未几,王家遣人至,布政使素闻其才,辄许之。
经数月,王生大婚。忽有女赤足奔入,泣曰:「公子犹记船难事乎?妾本鲛人,一见公子,心生爱慕,因造物殊途,终不得相见,故求于妈祖,得成人形。然天道不可逆,妾终日如履刀锋,唯求卿卿一心。不意公子竟投桃有属,今恩义已绝,惟有别离。」言毕,化为齑粉。顷刻风起,尽归尘土。
王生大骇,愕然不已。
后乃立一鲛夫人碑,世飨香火。

此康熙六十二年事,王子度堂侄所述。

安生说罢,喃喃道:「这男女能成一段姻缘,背后宛如尸山血海,可叹可笑这世上痴女子,暗中行百般好事,不过都成泡影罢了。」

余闻言默然,安生笑曰:「倒也不全是这般悲戚事,你曾听过裸知府否?倒也可以讲上一讲。」

裸知府

知府某甲,嗜华服,下趋附之,多有纳贡,久则日益荒唐,常引镜自照,竟致政务荒疏,兵甲不勤,州县生民凋零,贼寇丛生。

或有织匠求见,曰:「小人世居西陵,裁缝为业,尝学得『嫘祖织』,成衣则有麒麟祥光,凤凰华彩,唯大贤有德者可见,而奸邪不得见。大人为民父母,呕心沥血,庇护一方,未敢藏私,特敬献于大人。」
某甲大喜曰:「此物大妙,正可明我属下良莠。」乃赐千金,请为之。

居七日,将成,某甲遣一老吏往。老吏但见织机空空,织匠煞有介事,不禁愕然,拭目视之,依然不得见,自忖曰:「为吏卅载,钱粮出入,多有揩油,缘因此故,必不可为人所知也。」乃笑道:「华服绮丽非常,金光粲然,然老夫患目疾,不能远视,还望讲解。」织匠应道:「金光正乃德行所化。孔子云:『德不孤,必有邻』,先生才类孟尝,正应此句,故此得见。」
老吏捻须笑曰:「叹嗟尔匠人,竟通圣贤之道。」织匠敬曰:「尝蒙学,略通论语。」更舌灿华彩,口吐文章,百般描绘。老吏啧啧赞叹,回程禀报更增色几分。某甲大喜,设宴以彰其衣。

华服既成,织匠献衣于明堂,左右皆作咄咄声,比手画脚,描以形状,字字皆如老吏当日所言。惟某甲瞠目不语,咄嗟之间,复笑道:「好华服!铺锦列绣,衬我德行。」乃假意承之,假意抚之,久不释手。左右更啧啧称赞,以助其兴。
某甲更衣赴宴,裸裎而行,宾客初皆哗然,须臾则止,众人称羡不已,字字复皆如老吏当日所言。

余闻言大笑:妙极!妙极!欺人者自知,被欺者自知,欺人者佯作不知,被欺者佯作不知,这裸知府当得也颇为快活,只是为何说得此事是前朝事,却像是本朝发生一般?
安生抚掌曰:兄台此言谬矣,我大清盛世,国泰明安,圣贤满地,巡抚道台,各个洁清自矢,为生民父母,哪来这等荒唐事,不如放到前朝,博君一笑尔。

却想起前朝曾有公主流落民间,百般磨难。这其中曲折,也是一等好故事,可细细讲来。

丑娥子

南京城外,有吴姓人家,育一女,剑眉星目,长身大脚,不类姊妹,众以为异,或谑曰「丑娥子」。
丑娥年及二九,日益苦闷,常倚门长叹,而为邻人奚之。

——待续——

原文链接:http://www.sibaihui.net/www_hg245_com/18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

上一篇:你遇到过哪些精彩对话或问答?
下一篇:没有了